【蕭旭岑觀點】人性的惡意比瘟疫更可怕

圖片來源: 國防部發言人


瘟疫很可怕,但是比瘟疫更可怕的,是因瘟疫而釋放出的惡意與人性。

 

因為,瘟疫帶動的不僅僅是恐慌,更可怕的是如同資深媒體人吳典蓉所說,「有如潘杂拉的盒子,將人心內原來深藏的仇恨、歧視、惡意都釋放出來,疫情的可怕在於,它讓這些歧視正當化。

 

先前已有名嘴大辣辣地要求以防疫為由,不讓臺商包機返臺,渾然忘了中華民國憲法不允許政府拒絕國人入境。也有過去還算讓人尊重的知識分子居然倡議,專做大陸旅遊的旅行社,疫情過後「該倒就讓他們倒」。這些很離譜,也很讓人震驚,但還不是最糟糕的。

 

陸委會原本兼顧人道放行陸配及其子女入境的政策,被蔡英文總統急轉彎,這幾天在臺灣內部引發大混戰。我們在社群媒體,在這種平臺上,瞠目結舌地看到,許多以前你/妳不相信會看到的話。例如:「不是臺灣國籍,中國人滾回去」、「防疫不能有破口,先救臺灣人」。再例如,「戰時邊防必須取捨。兒童人權是和平時才能談的。不然,臺灣這條船會沈的。

 

防疫視同作戰,沒錯,但即使是戰時,連兒童人權也不顧了?這樣的言論堂而皇之,夾在民粹狂潮裡,幾乎無人敢批判。只要說出不同意見,就會在網路上被罵爆、被灌爆。最大在野黨國民黨近乎噤聲,只有馬英九朱立倫要求蔡總統關切兒童人權,不該歧視汙名,同樣被民粹罵翻。

 

別說馬英九、朱立倫,即使是被視為色彩親綠的民運人士吾爾開希,呼籲衛福部長陳時中「家人本該在一起」,居然被一面倒狂罵,臺派色彩鮮明的學者出來講公道話,也被罵「舔共」。這個當口,講人權,居然還需要道德勇氣?過去那些所謂「覺醒」的青年呢?這樣明顯的雙重標準,怎麼可以沉默呢?

 

陳時中的「國籍選擇」說,連日來已有許多批判,未成年子女如何自己選擇國籍?而且依我現行法令,陸配及其子女要設籍(法律上大陸地區人民與臺灣人民之分,是「戶籍」,而不是「國籍」的選擇。陸委會講得很清楚,但陳時中顯然不懂法律)於臺灣地區,當個臺灣人,程序千難萬難,有多少想選擇卻不得其門而入。遇到緊要關頭,怎能把責任推給他們?更何況,當日本、韓國從大陸撤僑,都想盡辦法網開一面,「不拆散國人的家庭」,我們政府自詡人權立國,難道就落後他國一大截?

 

更何況,已有評論提醒,政府絕對有能量、有足夠的技術,去處理特定陸配及其子女入境檢疫的需求。但因為所謂「網友抗議」,居然成功地逼著我們的元首動用行政權,赤裸裸地把陸配及其子女納入了「歧視」的範疇,難道陸委會說的「陸配也是我們的家人」,只是政府的口惠嗎?

 

這場新冠肺炎,還沒有對臺灣造成重大疫情,卻已經讓臺灣人性扭曲得不成樣,毋寧是臺灣最大的悲哀。一個甫背負八百多萬票民意的政府,卻屈從民粹而犧牲人權,面對的必然是惡果。如今臺灣正踏在這條邊界上。

 

美國立國先賢富蘭克林曾說:「不惜犧牲自由以圖苟安的人,既不配享受自由,也不配獲得安全。」(He who would trade liberty for some temporary security, deserves neither liberty nor security.)把這句話裡頭的「自由」換成「人權」,完全適用現在臺灣的情況。

 

我要提醒,這樣把惡意與歧視公然正當化的民粹狂潮,終將是我們全體臺灣人的公敵。如果以防疫為名,基本原則與價值就可失守,那我們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體制,最後終將一無所有。臺灣人必須要有道德勇氣,跟這樣的民粹歪風奮戰到底。